我公司主要生产:智能伺服变压器、电子伺服变压器、三相伺服变压器、三相干式变压器隔离变压器JBK控制变压器、行灯照明变压器、电源变压器、开关电源变压器、高频变压器 ENGLISH   한국어  日本語

德州信平电子有限公司

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
智能伺服变压器:储能产业风口正起 不断开拓商业模式

2018-05-04 09:39:01 德州信平电子有限公司 阅读

“半湖春水半湖冰”,这是国家能源局科技装备司处长齐志新在日前召开的2018年储能国际峰会对目前中国储能行业的贴切比喻。去年《促进储能技术与产业发展的指导意见》的出台以及储能装机规模的不断发展让业界看到储能的希望曙光,但缺乏具体的配套支持细则和标准,也让储能承受着产业化初期的成长烦恼。

信平电子变压器

趋势向好

已连续举办6届的储能国际峰会是储能行业发展的风向标。今年的峰会不管是参会规模还是参展企业都在不断刷新纪录。“从历年展会情况就可看出储能行业发展的形势,尽管当前储能还需解决发展中的多重问题,但关注度不断提升,发展势头继续向好。”采访中,多位受访人士对储能未来饱含信心。

“从储能成本趋势来看,这两年储能成本在不断下降,2017年储能每兆瓦时成本为200万元,到2020年这一数字将接近150万元。市场上已经在一些应用场景中出现储能的商业模式,储能整体形势今年持续向好。”中天科技储能事业部总经理周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受技术、产业及政策多重推动,储能行业正在成为投资风口,吸引着各路资本和企业涌入。“今年以来,储能投资方明显增多,开始追着做项目。”猛狮科技深圳清洁电力总经理王堉告诉记者,“不过,优质收益率高的储能项目还是偏少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除原来的电池、系统集成企业外,现在很多新能源企业如光伏企业也在积极寻求转型,将储能作为新的业务增长点。“国内光伏补贴不断退坡,光伏企业积极发掘储能机会,而且从国外经验来看,‘光伏+储能’的经济社会效益还是不错的。”王堉对记者进一步表示。

基于对今年储能发展的良好预期,南都电源、阳光三星等企业纷纷加大储能项目的开发,调高储能项目装机规模。“中天科技的初步规划是今年达到500兆瓦时,成为行业中的NO.1。”周兴坦言。另据北京双登慧峰聚能总经理唐西胜透露,“2018年我们的规划是达到200兆瓦时规模。”

不断开拓商业模式

储能企业如何盈利是国内储能规模化应用症结所在。目前来看峰谷电价差套利、调峰、调频以及电力市场其他辅助服务是储能产业可行的商业模式。相比欧美国家成熟的储能调频市场,目前国内应用最广泛的是利用峰谷价差套利。

但是峰谷电价差有很大的地域局限性,主要集中在北京、江苏、上海等地,用户侧峰谷电价差每度电超过0.7元,经济性可观。“不同省份电价差不同,这是历史原因所致。有些省份电价差大,适合做商业性推广,有些省份电价差小,则很难开展,作为企业,我们目前能找寻到的对应回报是电价差。电价差小不适合做商业推广,除非有其他补偿机制来弥补电价差不足。”南都电源总裁陈博告诉记者。

尽管目前峰谷电价差的商业模式受到企业追捧,但在盈利可持续上存在不确定性。正如中关村储能产业技术联盟监事长张静所担心的——峰谷电价差套利并非旱涝保收,要考虑到未来峰谷电价差缩小的可能性。

而唐西胜认为,储能如果仅应用于用户侧削峰填谷尚有不足。储能系统可更多与用户用电的短板相结合,用户侧储能需要发挥“一主多辅”的作用。“主要功能是削峰填谷,辅助功能是利用储能快速、灵活响应的特点,为用户侧提供辅助服务,如调频、需求侧响应、重要负荷做应急电源支撑等,这些是储能为用户侧提供的附加价值。”他对记者透露。

“储能企业也在积极和电网配合,在源-网-荷以及需求侧响应等辅助服务方面找机会,电网公司或许也会陆续出台一些政策,这些将成为储能商业模式的新来源。”中天储能工程运营支持部经理谭清武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陈博认为,推动储能更大规模推广应用的前提是,发挥储能在电力辅助服务市场中的价值,“电网公司要更开放,并且要有明确的可操作性政策。”

“国内储能最大市场在可再生能源,作为关键技术,我们更看好与可再生能源结合的市场,如光电、风电、分布式结合储能。”阳光电源光储事业部副总裁吴家貌告诉记者,“我们在新疆和甘肃,通过储能项目很好地解决了弃光问题,经济账还是不错的。今年我们会继续推进一些调频项目以及光储和风储结合的项目。”

补贴争议再起

峰会上,企业和专家除继续呼吁出台储能相关的具体的政策细则外,关于储能补贴问题依旧是热点话题。

“就目前技术经济水平而言,其实有点补贴最好。这样储能项目的投资回收期,将从6年以上拉回到5年左右。”唐西胜认为。

吴家貌则从全球化角度支持补贴。“一个产业的发展,需要实体企业的技术进步、应用积累。将中国放在全球市场来看,国外储能市场发展迅猛并带动了一方产业。在全球竞争中,如果没有先发优势,就会落在后面。现在全球储能市场还不大,没有贸易保护主义,中国储能企业‘走出去’,在国外练练体格、健健身,可以进一步开发提升我们的储能技术。如果有补贴,将推动我国储能产业的国际竞争力。”吴家貌从阳光多年来发力海外储能的经验如是谈到。

但在张静看来,虽然补贴是储能行业发展的最大推动力,但目前来看外部环境并不支持,不好实现。“与其等待补贴,不如突破市场化的角度,从现实角度积极寻求突破。”她对记者坦言。

王堉也不赞成用补贴推进行业发展。“一有补贴,行业就乱了,可能不利于整个产业的健康发展。而现在储能的技术路线不同,有锂电池、铅酸、超级电容、液流电池等,技术路径不同,成本也不同,是实行差异化的补贴还是统一的补贴标准,这都说不清。”


Powered by MetInfo 6.0.0 ©2008-2018 www.metinfo.cn